非专业摄影,只是一种记录形式。

鹰婕Jane:

「认真」


傍晚,我揣着热腾腾的煎饼跟奶茶,

找到一块安静的草地,

边享受晚餐边看书。


不远处也坐着一个女孩儿,

一手托腮,一手握笔,低头专注。

朴素自然的样子,

身上罩着一层绒绒的日光,

这样寻常得经常被无视的画面,

在我眼里却像是一场好电影。

耳边是夏季奏鸣曲,

叮叮咚咚的鸟鸣蝉叫小虫跳,

还有窸窸窣窣的日光钢琴,

像电影《傲慢与偏见》一开篇那样的惊艳舒缓。


我总是爱看这样的场景。

女人的美,女人安静舒心的美,

不造作,不矫揉,

不扎眼,也不突兀。

自在自得,专注于自己的世界,

眉头微蹙也是赏心悦目。

而男人,动人的画面与细节又不太一样。

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,

认真,最动人。


其实何止是神态样子呢?

是状态,

一种揉在骨子里的态度,

一种生命面对世界的姿态。


玩玩而已的是人渣。

轻则伤己伤人,重则毁人不倦。

游戏人生,其实只是漂浮在生命的表面,

因为所谓的受过伤和害了怕,

于是把原始本质的自己关起来,

背着一副驱壳,

长成一朵墙角里的蘑菇。

亭亭玉立。

此后以蜻蜓点水的姿态戏梦人生。

但与此同时,生活也将其抛弃。


认真生活的人,

至少是不负自己不负卿。

虽然认真的人,也最容易受伤。

因为认真的姿态,

势必会将自我的世界打开,

势必会心明眼亮向外伸展自己的触角,

去触碰,去经历,去投入,去感受。

比起那些把心紧闭的人,

认真的人,当然也因为温柔和广阔,

于是更容易受伤。


想起一句话,

“认真你就输了”。


狠狠白个眼,斜斜鄙个视。

会这样想的人,才是从一开始就输了。

活得精明轻巧,避开挫败苦痛,

于是就真的赢了吗?

再说,只赢不输又怎样。

生命不再潮起又潮落,

生活不再有坠落有飞扬,

这才是最大的虚无,

从生的开头,一眼平顺望到结尾,

连期许和失望都不用了,可以直接一死了之。


其实很多人不是不想认真。

只是,不敢认真。

因为害怕。


久而久之,这样的人也会变成边缘角色,

没错,的确在上演自己那出戏。

只是,不怎么进入角色。


就像,不怎么投入。

做事如此。对人如此。待情亦然。


但是,你能活多久?

还能活多久?

既然爱了就爱了呗,

既然想爱那就去争取呗,

既然想做那就去实现呗,

既然想好好爱一回那就狠狠去投入呗。

真的可能,犹豫一秒,错过一辈子。

结局如何又是另一回事,

但至少,经历过,不遗憾。


我不说“我要好好生活”了,

我想说,我会认真生活。

不仅去拥抱欢笑和美好,

也拥抱泪水和破碎,

我爱我的放肆大笑,

还有我的嚎啕大哭,

认真的生命就应该是立体的,

有光必有阴影,

我不忽视,我也不抗拒。


任凭世间飞短流长,

你活你的百毒不侵。


只求活得淋漓尽致,

该爱就爱,不爱就放手,

说一声谢谢陪伴,

甩头发转身离开,

前面是你大把的地阔天长。


知道所有结局都轻描淡写,

所有过程都缠绵交错时日冗长。

该自我排解的就去沉默不语,

该自我挣扎的就去辗转反侧。


如果你正在坠落,或者正处低谷,

那又怎么样?

你知道又会迎来一次尽情飞翔。


评论
热度(484)
  1. 对西风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史晓诺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JimmyLiu | Powered by LOFTER